RPS文

栏目分类:

许长青︱如风的爱 [短篇小说]_穿越小说免费阅读

  原创已发表报纸   短篇小说   如风的爱   作者:许长青   “如果‘爱情’有属魔法校园类小说相的话,它一定属‘龙’。”如风半躺在单人沙发上向我举了举手中的葡萄酒杯然后继续说道,“龙是人许长青︱如风的爱 [短篇小说]_穿越小说免费阅读类虚构出的永恒美好的动物,所以爱情也一样是可想而不可真正得到的。最起码我的爱情是这样。你别笑!不过谁如果现在拿一束油菜花向我求婚,我一定不会拒绝。”   我像往常一样听了只笑并不应声,我已经习惯了如风在耳边叽叽喳喳说一些关于爱情的怪论。我一直想对如风说:“玫瑰花常有,而油菜花只能开在春天。”但我始终没有说出口。   如风的爱情经历可以用坎坷不堪来形容,她自己谈过的、别人介绍的加起来没有四桌人也要有三桌人。其实她是个清纯而美丽的女孩,属于我喜欢的女孩类型,但我明白这种喜欢与爱情还有一定距离,所以与她同样属龙的我爱莫能助,只有继续听她高谈阔论。   “我和你会为一个男人发生争执的。”如风果真开口又说出一句让我喷酒的话来。   我咳嗽了几声,大笑道:“怎么会呢?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虽至今没恋爱没结婚,但你也不能说我有‘同志’倾向吧?”   说完这些,我的心隐隐作痛。事实上,我不近女色的毛病开始于大学毕业前夕。当年我把保研的名额让给初恋女友,结果她很快又攀上高枝,把我给蹬了。这样的打击我还没缓过神来,又一次打击让我彻底地做到了“敬美女而畏之远之”。   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我下班回家,看到前边一个女孩突然昏倒,我怀着“救死扶伤”的医生职责上前救助。当我掐完人中,然后迅速解开女孩上衣纽扣进行人工救助时,女孩醒来了,看到我的举动,大喊“流氓”,当即一个巴掌甩到我的脸上。我的百般解释无济于事,后来女孩闹到了医院院长室,要求我赔偿她的名誉。我气愤到极点说,我要是想耍流氓,那手术台上的所有美女手术就别想做了。   院长,那个号称“蔡一刀”的黑瘦老头当场训斥了我一顿,并且让我赔礼道歉。我不服。老头凶巴巴地对我说道:“那沙医生,你先停职检查。”   事情是怎样解决的?我无动于衷。对蔡老头不分青红皂白的言行深恶痛绝的我不分白天黑夜只管关门睡觉。对如风擂鼓般的h武侠敲门声,我甚是恼火,开门没好气地问道:“干什么?”“我叫如风,新搬来对门的邻居。”如风微笑着自我介绍。“没事我关门了。”我冷着脸关上了门。和如风第一次见面因为我的无礼就这样落下了帷幕。   再一次看到如风是我恢复工作后的一个清晨,我从医院下夜班回来,准备开门,对门开了,如风笑吟吟露出脸来:“早,下班了。”“早!”我回头算是回答。“要不要吃一些点心,我亲手做的。”如风递来一碟糯米糕。清香的味道很快让我感觉到饥肠辘辘。我接过道了声谢谢,顺口问了声:“过来坐坐?”   如风说声“好”,跟着我进了屋门。   “你做什么工作?”我洗过手吃起了糯米糕。   “处理你们手下的废品。”   “你是护士?”   “不是,我在殡仪馆干化妆。”如风坐到对面轻描淡写地说道。我刚要把糕吞下肚去,被她的话惊得噎在喉咙里,憋得满脸通红。   “哈哈哈……你和所有人,准确地说,和所有与我第一次见面相亲的人一样。”如风用长着六个指头的左手按住脑门笑得前俯后仰。这么一个年轻清秀的女孩左手竟然长着六个指头,这样的一个女孩竟然如此幽默开朗。老实说,我这一次的吃惊并不亚于前两次和美女打交道惊讶的程度。   但是我的生活因为如风经常过来打理突然变得井井有条起来。除了我母亲,没有人如此细心照顾过我,自她老人家去世之后,我一直过着“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混乱生活。和初恋女友热恋的5年内,都是我起早贪黑地为她奔波。现在居然有一个左手六指的女孩在不停地为我忙碌。   “会的,一定会的。”如风的自言自语将我从往事的回忆中拉回,我没理会如风的话,看着她熟练地用多一根小指头的手搔了搔头皮然后陷入了沉思。如果没有这个多余的指头,如风应该算是条件很不错的女孩。我想她的爱情屡遭挫折不仅仅与工作有关,也许还和她左手的六个指头有关。   “现在工作挺忙的。哎,沙尘暴,你可千万不要因为我们是邻居,照顾我的工作,你就手下无情,让那些人全到我那里。我可不领这些情。”如风的深沉稍纵即逝,代之而来又是常见的玩世不恭。   我当然也不示弱:“我恨不得将你手下所有的人做一下手术变成活蹦乱跳的。”   几个月后的夏夜,我从医院一回来便敲开了如风的门。   “沙尘暴,什么事情这么高兴?”如风揉着惺忪的眼睛问道。   “我把蔡老头气得要死,他退休前最后一个手术方案被我彻底推翻了。所有专家都认为我的方案切实可行。我终于报了我的前仇。哈哈哈……臭水平,什么蔡一刀,干脆叫菜刀,不如赶快退休到网上开博客去。”我用轻松充满快意的语调迅速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向如风说了一遍,最后我兴奋地拥抱了如风。   “卢飞小说你就不能体谅他吗?其实他也没有错。”如风一把推开我。   我没有注意如风的脸色,只顾着说我心中的计划:“我要为你的六指做一个小手术,让你尽早得到你所希望的爱情……”   “你也介意我的六个指头?我告诉你,不用了。如果我要做,早就做了,不用等到现在。这是遗传。我的母亲也是六个指头,但我的父亲却从来没有介意过,他说母亲的六个指头在他心中是完美的。父亲还说如果真正爱一个人就会包容对方的一切……”如风用从未有过的语气对我咆哮着。我怔怔地望着她,没想到我会伤害并且激怒她,我原以为如风会和我一样高兴。   一连几天,医院几乎都是交通事故撞伤的患者,我忙得手忙脚乱,也没顾得上过问如风的心情。   深夜,我正准备为一个面部被撞得血肉模糊的患者做检查时,发现患者因为失血过多已经停止了呼吸。我无意中又瞥见死者的左手竟然有六个指头,心里涌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沙医生,你过来,让杨医生检查一下能不能将她的眼角膜移植给眼疾病人。”蔡老头不知什么时候站到我的身后。   “你有什么资格?”我回过头质问这个自认为有支配权利的老头。   “她是我的独生女儿蔡如风。”蔡一刀说完这些话,眼睛湿润了,这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与如风交往了4年,我从没有问过她的家人是谁,她又为什么会一个人住到我的对门?   我精神恍惚地回到家。因为没有如风,家里已变得凌乱不堪。瘫坐在如风常坐的单人沙发上,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打开电脑,将如风买来的周星驰的无厘头碟片放入驱动盘。周星驰依旧搞笑,可我的耳边却听不到如风爽朗的笑声了。   “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放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时候我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当周星驰说出这份感情时,我的心猛地痉挛起来,这不是在说我吗?我喜欢如风,虽然我始终没有承认过这就是爱情。但是如风,你走了以后我为什么会如此心痛?而你又为什么不给我道歉的机会?你会原谅自私自大狂妄心胸狭窄的我吗?我的泪如雨下。   [作者简介:许长青,女,借文字流浪远方!] 返回列表